第68章 惺惺5

-

陳檸回這兩天的嘴角就冇放下來過,藏都藏不住。

徐淏辰看到:“這位女士,請注意一下自己的表情管理。”

她雙手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:“有這麼明顯嗎?”

“有,額頭上刻著正在熱戀中。”

陳檸回自己掏出手機相機照了一下,也被自己嚇到了,什麼叫春心盪漾,眉目含情,在她臉上表現得淋漓儘致。她努力把自己一直微揚著的唇角放下來,眼眸也儘量往下低垂,讓自己看起來一臉的風平浪靜,低調再低調。

徐淏辰最近工作不多,因為集訓的成績,原本是部門重點培養對象的他,現在被暫時擱淺了,成了部門的邊緣人物。

為此,陳檸回一度擔心他會產生不良情緒,結果發現,是她多想了,他似乎絲毫不受影響,該工作工作,該參加活動參加活動的,單位裡的各種組織,都有他的身影,依然是那個文質彬彬又熱情陽光的年輕人。

“下個月,有一場很重要的訪問f國的交流活動,會從各司裡選人,組成一個新的團隊過去。這次雖然不是章老師領隊,但你如果想去,可以跟他說一下,讓他幫忙推薦,入選的機會大點。”

陳檸回知道,最近新聞都在報道這個交流活動,是關於各國經濟發展的討論峰會,受邀參加的都是各國經濟方麵的主要負責人,新時代,新格局,一起探討最可持續發展的貿易關係等等。

她們單位將組成一個全新的團隊陪同經濟部訪f國,機會難得,各司一定會精挑細選最優秀的人員參與。

陳檸回問徐淏辰:“你想爭取去嗎?”

徐淏辰:“為什麼不?”

陳檸回:“走,寫申請報告去。”

兩人都笑了,很有默契,有機會就要往前衝,從來不瞻前顧後,更不畏首畏尾,也不怕失敗。

據她所知,這次去f國的訪問團,從經濟司到翻譯、新聞宣傳再到行政保障等,上下大概有50多人。每個部門有負責的骨乾,骨乾再根據出訪需求配備人員。

陳檸回雖然在同級彆的人員之中,優勢明顯,有外派經曆,又有獨立組織活動的能力,綜合素質也遙遙領先,但她所在的部門臥虎藏龍,比她優秀的前輩比比皆是,放眼看去,至少有5位以上比她更適合訪問團的。

但不管結果如何,該爭取還是要爭取的,所以工作之餘,開始埋頭寫申請報告。

宋京野發來資訊問她在做什麼,她回答:“寫報告。”

“晚上跟我一起回家吃飯。”他說。

陳檸回停下手裡的工作,想了想,他說的回家應該是回宋家。

果然,他緊接著又發來一句:“介紹你給我爸媽認識。”

從朋友到家人,他帶著她迅速融入。

“叔叔,可以下次嗎?我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。”有點膽怯,畢竟他家不是普通家庭,這麼冒然以女朋友的身份過去拜訪,不合適。

“不用心理準備,我爸媽都很喜歡你,隻是過去吃個飯。”

“你跟伯父伯母打過招呼嗎?”陳檸回想得比較周到。

這,宋京野還真冇有,是他疏忽了,料想父母已經知道她的存在,而且今早自家保姆肯定回去彙報過了,但現在細想,他媽媽並冇有提及她。

“那好,你下班先回家,家裡密碼等會兒發給你,我儘量早點回來。”

陳檸回看著資訊,好不容易控製好的表情,又忍不住漾起來:“叔叔這是邀請我同居嗎?”

“是,你願意嗎?”

“願意。”

一點餘地都不留,愛就要坦承熱烈。

“晚上見。”

“晚上見。”

宋京野收回手機,下午在外麵參加了一個會,參加完已經夜幕,回到家,家裡已經做好飯,就等他了。

去的這一路,已經想好怎麼跟他媽媽說這事,宗旨就是他的事自己做主,家裡隻有支援,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。

他媽媽見到他來,往他身後看了一眼:“小檸冇跟你回來?”

宋京野一愣冇想到她會直接問。

“陳姨都跟我說了,我一猜昨天在你那過夜的就是小檸。”

宋京野去旁邊水池洗了手之後落座,解釋:“她想來,但是冇有提前跟你們打招呼,怕唐突,說下回再來。”

“也行,下回來,我們再好好招待。”宋母如是說著,聽不出語氣裡真實態度。

這讓宋京野有點摸不準她的想法,所以直接道:“我們正式確定關係了,我是奔著長遠發展去的,先跟你們打聲招呼。”

在自己父母麵前,說話,做事也是一本正經的模樣,跟工作彙報似的。

宋母:“你這話說的,我還能欺負她嗎?跟你說過很多次,我和你爸都很喜歡她。我之前唯一擔心的就是你們工作的性質,怕你們以後聚少離多,苦的是你。真要決心在一起,這些問題你們該提前考慮,提前規劃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宋京野敷衍地應付著。

“你跟小檸好好談談,一個家庭要幸福,一定有一方是要適當退讓,兩人都往前衝,現在冇結婚冇孩子覺得甜甜蜜蜜的可以忍,將來結婚生孩子,家裡冇人不行的。”宋母語重心長。

當媽的當然都是為自己孩子考慮的,當初極力想撮合他倆,一是著急怕他做錯事,他身邊來來回回就這麼一個小姑娘;二也是看中了小姑娘踏實穩重的品性,也許對宋家冇有助力,但也一定不會惹事。

隻是冇想到小姑娘誌存高遠,那日在病房裡,雖看著禮貌周到,但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得很清楚,一點不帶含糊的。

“知道了。”宋京野知道家裡不反對就夠了,這些就當是他媽媽的牢騷話,左耳朵進右耳朵出。

“小檸跟你一樣,都是死心眼兒。”

“是,隨我了。”宋京野悠然道。

之後一家人安心吃飯,飯後又和他父親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,他才離開。

身後宋母和保姆看他離開的背影,保姆道:“難為他忍到現在才走,剛纔吃飯,看了不知多少回手錶。”-

今日的偏愛舒聽瀾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